AD
首页 > 汽车 > 正文

我们阅读的目的是什么

[2018-12-14 17:12:09] 来源:http://www.xtmpd.com/ 编辑:xtmpd.com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WEReader的领导者有优势。他们偶尔可以从WEReader提供的大量书籍中选择一些书籍,阅读和写书评。在最后一个选择中,我选择了《湘军崛起》,我女儿问我为什么选择这本书。我回答说:湖南军是在一个特殊的阶段形成的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这一群

WE Reader的领导者有优势。他们偶尔可以从WE Reader提供的大量书籍中选择一些书籍,阅读和写书评。

在最后一个选择中,我选择了《湘军崛起》,我女儿问我为什么选择这本书。我回答说:湖南军是在一个特殊的阶段形成的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这一群体不仅影响了晚清的中国历史,而且继续影响着中华民国和新中国的建立。甚至在今天的许多思想中也受到了它的影响。中国近代史上许多著名人物都出自湖南军的发源地胡。

读完后,像往常一样,女儿又问了一个问题:爸爸,这本书怎么样

这个问题问我,有一阵子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不是一本纯粹的历史书,没有考证或分析历史事实。虽然作者谭伯琉先生把湘军的崛起比作创业的过程,谈到了许多与创业相关的内容,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本激励或管理的书。

运动思维可以涉及三个要素:主题、观点和逻辑。

湖南军的崛起显然是本书的主题。笔者首先从湘军崛起的角度梳理了湘军崛起的历史。其次,围绕湘军崛起这一主题,作者提出了创业、管理等诸多观点,当然,围绕这些观点,作者构建了一个逻辑的体系和结构。在征兵、训练策略、作战部署、处理复杂关系等方面。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谭博琉先生说,我们很难从历史人物的故事中机械地学到任何东西,更难从理解历史的角度去学习,也难了解一些以前未知的东西。然后我将告诉你们所有的情况。至于我们能学到什么,我们需要依靠读者自己去阅读,理解和思考。所谓开卷是有益的,一个聪明、善解人意的人,他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这样的理解过程也是一种求知的方式。

我认为理解不仅是一种求知,也是思维活动的开始,从谭先生的角度,我开始反思学习历史的价值。

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比总统更有权力。那么大法官研究什么专业呢我调查了九位现任法官的学术资格。美国本科没有法律专业。当然,法官的研究生学位来自法学院。但是九位现任法官在本科课程中会选择什么专业数据可能会让许多读者感到惊讶。历史所占比例最高。四人被授予历史学士学位,其余的学生主修政治、文学和哲学。

为什么历史专业所占比例最高这是偶然现象吗选择历史作为专业的原因是什么

作为中国科技大学招生团队的一员,我参加了一些招生活动,发现中国学生的大部分专业选择都是由他们的父母做出的。至于为什么中国父母选择他们的专业,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不要浪费分数。大多数中国学生都是父母。父母的心理基础是孩子的高考成绩来填报学校和专业方向。父母的心理前提是学校必须比我们更了解。因为不同的专业有不同的分数,所以高分的专业一定是最好的。事实上,不同的学校针对不同的专业设置不同的录取分数,这可能是由于各种原因,可能是出于竞争的考虑,也可能是因为需要调整不同专业的数量。虽然也有人。原因之一是父母的心理预设并不存在。

如果选择专业还有其他原因,那肯定是就业。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就业不仅是职业选择的起点,而且已经成为学习的起点。

有什么特色菜我认为它是一个思考和判断的系统,每个专业都有自己的专业和系统的知识体系,通过对这个系统的学习和训练,人们会潜移默化地受到影响,认同这个系统的价值,接受这个系统的逻辑,运用这个系统的沟通方式,认识世界和世界。相应地对事物进行规避。

根据这种观点,不同专业的学生在未来生活中会不知不觉地运用不同专业的判断模式,而数学、物理等理科专业的学生则更注重因果关系,因为科研过程会消除次要因素,注重发现重要之间的规律。因素和结果;经济学的训练将使学生习惯于以成本效益比作为判断和选择的标准。

历史专业也会为学习者创造一个认识世界、判断事物的思维系统,这可能不同于物理、经济学和其他专业。

历史思维的重要特征是时间思维。历史是追溯事物的起源和演变,在时间维度上展现事物的连续性。这是历史最基本、最重要的价值。正如认识一个人一样,你只知道他的外表、身高、性格、职业、爱好等静态、静态。这些属性还不够,还不足以深入理解他的履历、他的过去。许多事物的属性都是在时间维度上展开的。历史上有两种认知和思维方式,其中一种很重要:认识事物是一个过程。我们不能简单地提取与时间变化相关的因素。我们必须理解,静态的观点总是不够充分、危险和简单的,简言之,历史训练使学生能够培养出更多的时间取向和更倾向于认识世界、从更长的时间段判断事物的能力。

长时间的考虑和判断可能是美国司法大臣职位上最重要的事情。

历史思维的另一个特点是,它以史料为基础。这与管理思维相似。在管理思维的培养中,强调案例研究。案例的类型与史料有许多相似之处:它们都来自事实,但都是经过处理的;材料,因为材料中的事实必须是已经选择的特定事实,而这种选择本身隐藏了作者的地位和动机。

阅读历史事实,就像阅读案例一样,依赖于材料的指向功能,而不会被材料所迷惑。一切应该回到事实本身,根据材料的时间、地点和背景,在特定的语境下阅读材料以理解其显性信息,挖掘材料的隐性信息,做出合理的推断。

《湘军崛起》一书也是一个个案研究,在写作过程中,需要阅读、理解、判断和使用大量的材料,这要求作者始终保持理性的态度,这也是历史训练的价值。

理性的态度可能是美国司法大臣的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

不同学科的学习是有目的的。语言学习,使我们的理解和表达能力不断提高;数学学习,让我们有更多的逻辑能力……但是能力的评价往往不能只靠分数。

终身学习的观点似乎已被大家所接受,并成为共识,但对于学习的目的却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学习的目的不同。我们需要担心的是,我们不应该把学习本身当作目的。一旦这种现象发生,分数就成了唯一的指示器。这恰巧是对学习最致命的危害。

查看更多:专业 历史 学习 选择

为您推荐